金牌一尾中特

答記者問

中新社記者:

我的問題是,有一些貧困戶得到的幫扶很多,但是可能自身的脫貧動力不足,怎么能避免這種福利陷阱的現象?

蘇國霞:

 謝謝你的問題,這也是最近大家討論得比較多的問題。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貧困人口的基本生活、基本民生都得到了明顯改善。但是總的說,如果說福利陷阱,可能稍微有點早,其實我們還有很多地方的老百姓現在還需要國家繼續幫助。但是你說到這個現象在一些地區,我們也注意到了,我們媒體經常反映的比如“蹲著墻根曬太陽,等著別人送小康”,這種現象也是有的。為了從長遠的制度設計上來解決這個問題,我想我們應該有三個方面的措施:第一,在制度上要有合理的設計。國家的福利制度是保基本、保民生的,不是提高福利的,這一條在制度設計上必須明確。我們不能讓那些勤勞勞動的人、靠自己勞動改善生活的人過得不如好吃懶做的人,在制度上設計上首先堵住這個漏洞,明確扶貧是保基本的。

第二,加強輿論引導。讓老百姓知道我們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你對國家、對社會、對你的家庭是有責任的,沒有人替你承擔這個責任。如果你心智正常、身體健康,你應該承擔自己的責任。我們在農村看到有一些年輕人不養老人,把包袱甩給政府。有的人家里困難就離家出走了,把孩子、妻子留在村里。這些都是我們不鼓勵的。我們在輿論引導上應該強調每個人對國家、對社會、對家庭的責任。

第三,要幫助那些想通過努力提高生活改善收入的人,讓他們實現自己的夢。比如,他們如果需要貸款支持,政府就要設計扶貧的小額信貸。如果他們需要培訓,政府應該給他們提供培訓。如果他們希望發展產業,我們就應該給他們技術指導,同時改善他們生活的道路、用水、用電這樣一些基本的條件,讓他們有可能通過自己的勞動創造更好的生活。我想這三個方面,制度設計、輿論引導和給窮人的幫助。從這三個方面來避免我們過早地陷入福利陷阱。謝謝。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記者:

怎么杜絕一些貧困地區為了盡快甩掉貧困的帽子而出現弄虛作假的現象發生?謝謝。

蘇國霞:

你提的這個問題也是現在比較普遍的,中央扶貧會議以后,國家加大了對貧困地區的支持力度,而且增加了地方各級政府的責任。好多地方有了這種脫貧急躁癥的現象,過去是想爭戴貧困的帽子,多得政策的支持,現在可能是想給自己樹立政績,就虛報脫貧的數字,這個現象我們在調研中也見到了。我今年5月份去一個縣,那個縣貧困發生率還在20%多,我去的時候是5月份,他說他到今年12月份,到年底就要率先摘帽,我說你用什么辦法呢?他也沒說得太清楚,說這就是省里給我派的任務。所以你說的這個現象是存在的。為了杜絕這種現象,我想至少要從四個方面采取措施:

一是教育干部要樹立正確的政績觀。我們為什么得到了今天的權力,權力是人民給的,是為人民服務的,所以你不能為了自己的政績傷害人民的利益。

二是定好規矩,你在什么情況下才可以宣布脫貧,這是有規矩的。中辦和國辦印發了《關于建立貧困退出機制的意見》,就是貧困縣,中部的貧困發生率要降到2%以下,西部降到3%以下才能宣布退出。貧困人口收入要達到國家標準以外,還必須解決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有了這樣的規矩,他們自己想隨便退就不那么容易了。

三是加強監督。組織開展督查巡查,把貧困退出作為重要內容,督促各地實現有序有質量的脫貧。

四是加強考核評估。我們制定了省級政府脫貧攻堅的考核辦法,如果他們在退出的過程中弄虛作假,是要問責的,是要承擔責任的,說謊話不是白說的,是要付出代價的。對提出要退出、要脫貧的縣、村、戶,都要邀請第三方進行獨立評估,讓他們做到客觀。我們是通過這四個方面來杜絕你說的這種虛假脫貧的現象。謝謝。

經濟日報和中國經濟網記者:

今天國務院扶貧辦的發布會跟以前我參加的發布會我感覺有點不一樣,因為今天主席臺上坐著有一位全國扶貧宣傳教育中心的主任,請問這個中心是做什么工作的,在配合國務院扶貧辦開展脫貧攻堅中扮演什么角色?謝謝。

黃承偉:

非常感謝您注意到這個變化,也非常感謝您對宣傳教育中心的重視。打贏脫貧攻堅戰需要凝聚全黨、全國、全社會的共識,凝聚共識一個最基本的手段就是采取多種形式的宣傳。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也明確要求,我們要全面宣傳黨中央的各項方針政策,要準確解讀中央的各種政策措施,同時要深度報道在脫貧攻堅的進程當中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所呈現出來的成功案例和先進的典型。另一方面,中央還要求加強對外宣傳,講好減貧的中國故事,傳遞好減貧的中國聲音,為全球的減貧事業提供減貧的中國方案。根據中央的要求,國務院扶貧辦把原來的扶貧宣傳培訓中心改名為現在的宣傳教育中心。這不僅僅是名稱的改變,更主要的是對扶貧的宣傳教育工作提高到了一個認識上的高度和更高重視的程度。這個中心的成立或者中心的改名,在職能上會做相應的調整,今后宣傳教育中心最主要的職能在于怎么準確解讀宣讀好黨中央、國務院關于脫貧攻堅的各項政策措施,讓它更好地在基層能夠落到實處,讓各項政策的好處能夠真正傳遞到貧困人口的身上、貧困家庭的身上。

第二,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的工作,更有效、更生動地宣傳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涌現出來的大量成功案例和先進事跡,一方面通過這些先進典型來引領我們的脫貧攻堅工作,同時通過宣傳扶貧先進人物事跡助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培養,弘揚我們優秀的傳統民族文化。另一方面,在宣傳教育當中,我們希望通過更有效的、更多樣化的形式和手段,提高扶貧系統和廣大參與扶貧人士的扶貧能力,來助力脫貧攻堅。謝謝您的關注。

人民日報記者:

我有兩個問題,第一,今年1/3的貧困縣開始實施財政涉農資金的整合試點機制的改革,我想請問一個具體的問題,以前戴著帽下達的項目資金,比如說水利資金,現在被縣里整合到去修路了,水利部門怎么向上交賬,比如怎么通過它的行業部門的驗收,通過審計部門的審計,另外,他們的積極性又在哪里?第二個問題,社會保障兜底一批是“五個一批”里面兜底性的工作,我想請問一下,現在這項工作進展怎么樣?

黃承偉:

我說一下關于資金整合的事。怎么有效使用扶貧資金一直是我們扶貧開發,特別是現在打脫貧攻堅戰的一個熱點問題,也是社會最關注的問題,更是能不能打贏這場戰爭的一個最關鍵的核心問題。為解決長期以來資金使用碎片化、提高使用精準度等問題,中央對扶貧資金使用管理方式進行了改革。其中一項重要的改革措施,就像您所說的,要以縣為基本的單位來整合各類扶貧資金和大部分涉農資金。目的有三個:一是形成合力,把脫貧攻堅最主要的任務擺在首位,集中精力來解決脫貧攻堅當中的突出問題;二是通過整合,解決長期以來存在的扶貧資金“打醬油的錢不能用來買醋”的問題,集中好扶貧資金和其他資金的力量,提高它的效果;三是把整合權、項目和資金的審批權下放到縣一級,提高資金使用精準度。因為縣一級更知道貧困在哪里,貧困人口最需要什么,脫貧攻堅最需要什么,所以中央作出了在縣一級建立扶貧資金的整合平臺,提高精準扶貧資金使用效果的決定。

在試點過程中,剛才您提的是很具體的例子,比如說水利資金整合以后,確實有一個和原來的項目管理機制不適應的問題,但是根據中央新的制度安排,已經給解決這樣的問題提供了制度保障,相關部門將按照中央精神,進行相應的制度調整,對于其他審計和項目要求,也將逐步跟進。謝謝。

蘇國霞:

第二個問題,我跟你討論討論。社會保障兜底一批是咱們國家整個扶貧戰略兩個輪子的一個輪子,一個是我們鼓勵更多的人通過勞動,通過自己的努力來增加收入、擺脫貧困。有一部分確實靠自己的努力擺脫不了的,需要國家最后給他們一個基本的生活保障。我們國家從2007年全面建立了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在解決貧困人口溫飽問題,守住最后一條線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我們也注意到,在農村扶貧部門、民政部門,甚至包括殘聯這樣一些單位,在農村扶貧對象的識別、幫助手段的銜接上有不是特別順暢的地方,所以國務院辦公廳最近轉發了民政部、扶貧辦等部門《關于做好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與扶貧開發政策有效銜接指導意見的通知》,在對象識別、幫扶手段、貧困退出各個方面都有了新的規定。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現在有另一個擔心,就是因為中央對脫貧攻堅要求時限比較明確,時間緊任務重,有的地方出現了另一個傾向,就是他不是想花大功夫來幫助窮人靠自己的努力脫貧,而是算一算大概我給他補到多少錢他就可以脫貧了,其實現在這個是我們真正擔心的。他們比較多的想一保了之,不做這種比較辛苦、比較艱難的幫助窮人培養能力的工作,這個是我們現在政策設計和項目執行中正在努力避免的現象。我們擔心他們一保了之、一脫了之,再也不幫助他們了。謝謝。

半島電視臺記者:

我有兩個問題,第一,現在很多農村在推動城市化,中央政府也有在2020年城市化率提高45%的目標,這樣的城市化手段是不是解決貧困的方式之一?第二,現在有些城市設定了減少流動(人口)加入的計劃,比如北京、上海、廣州,有人認為這些人回到農村會導致貧困,這些人回農村以后會不會重新變成貧困人口?

蘇國霞:

城鎮化是我們既定的發展方向,實際上也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到今天的必然趨勢,每個國家到這個階段都會加速城鎮化、工業化的過程。這個過程對于帶動農村貧困人口脫貧是有積極作用的,是手段之一。我給您舉一個例子,在我們國家一個重要的扶貧手段叫易地扶貧搬遷,就是把那些不具備生存條件地方的人集中到條件比較好的地方,我們集中改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提高他們的生活質量,從根本上解決貧困。在易地扶貧搬遷中,我們有一種手段就是到城鎮安置,讓他們到了城里,幫助他們解決就業,幫助他們在城鎮享受保障性住房。這確實是我們扶貧的重要方面,當然還有其它許多方式,我只是舉一個例子。您第一個問題我是可以肯定的,城鎮化是我們減貧的一個重要的手段和途徑。

第二個問題,有一些勞動力回流的現象。勞動力回流應該不是我們政策的導向,現在有一些勞動力從東部回到了西部,它是經濟發展的自然過程。你也知道,我們現在東部發展水平高了以后產業在升級,東部產業的技術含量在提高,用工確實是在減少。同時,在我們國家的西部,隨著西部工業化、城鎮化水平的提高,實際上西部從2008年以來自身吸納勞動力的能力在快速增長,包括我們勞動力流出最大的省,像重慶、四川,那些地方勞動力都回去,在當地創業找工作。實際上我們現在在農村搞的這種大規模的易地扶貧搬遷,隨著建房需求的上升,也對勞動力的需求大量的增加。像西藏是我今年剛去過的,通過易地扶貧搬遷,不僅建材的價格明顯上升,有的地方甚至上漲了50%,有的地方需要大量的勞動力,不僅自己的勞動力在那里就業,好多周邊的省份也去那里就業。西部勞動力回到當地就業是件好事,因為他離家近了,自己生活就方便了,也省得在這么大的跨度內走來走去的。現在西部工業化進程也在加快,好多東部的勞動密集型的企業也在往西部走,那邊勞動力的需求確實在上升。謝謝。

中國財經報記者:

剛剛提到在扶貧日的時候發起設立由中央企業出資的扶貧方面的產業投資基金,能否請您介紹一下為什么考慮成立這樣一支由中央企業出資的產業投資基金?另外,這個產業基金的整體情況怎么樣?比如它的總盤子、重點的支持方向等等。謝謝。

黃承偉:

在貧困地區設立產業扶貧資金,這是《決定》中的一項要求,目的是動員更多的中央企業以實際的行動支持脫貧攻堅,這項工作是由國資委在協調和負責的。國資委基本的安排是通過制定相應的政策,動員我們中央的各大企業,采用既市場經濟運作的方式,同時也能夠助力脫貧攻堅的運作機制,設立這樣的貧困地區產業扶貧基金。據了解,國資委初步的意見是,第一期啟動的資金是100億左右,計劃到2020年這個資金達到1000億元人民幣,資金的具體的運作,他們正在制定相關的細則。總的要求是,主要用于支持貧困地區的脫貧攻堅,特別是貧困地區的產業發展,但是一個基本的特征是要按照市場的規律去運作和管理。我們相信像這樣基金的設立,既是落實《決定》的一個具體的舉措,也是國資委和中央企業響應黨中央、國務院號召的一個有力行動,相信這個資金的投入運行將會推動貧困地區扶貧產業的進一步發展。謝謝。

新華社中國經濟信息社記者:

現在從總體來看,目前中國的扶貧工作還是黨和政府領頭在干、帶頭在干,但是有沒有考慮到利用市場購買服務的方式解決扶貧問題?

黃承偉:

市場購買社會服務,這是國際上開展扶貧治困的一種方式,也是政府提供公共服務的一種有效的方式。在我們國家從過去扶貧開發的實踐來看,我們一直是堅持以政府為主導、社會共同參與的方式。您提的問題很對,在脫貧攻堅的進程當中,特別是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實踐過程當中,大量的工作如果全部由政府來承擔的話,一個是壓力非常大,二是在具體執行當中有些領域效率不高。在這種狀況下,有的地方已經開始按照國家的安排,在試點和探索采用購買社會服務的方式來分散壓力,提高效率。

另一方面,社會組織參與到脫貧攻堅,承擔一部分政府的補充性的功能,既是國外的經驗,也是我們國家在實踐當中探索出來的一個成功做法。在實際運作過程中如何購買,向誰購買,確實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我們的社會組織正處于一種快速發展的過程當中,如何提高他們承接政府資源的能力,還需要一個過程,在承接的各種方式上,怎么能夠解決好相關配套措施,還需要相應的改革和制度、政策的完善。但是我相信采用購買服務、采用市場化的方式來承接政府部分的職能,這可能是一個趨勢。

工人日報記者:

大家都知道,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我看到今年扶貧攻堅進展里面提到了已經在全面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戰略,也形成了脫貧攻堅工作機制。我注意到一點,說我們要做到措施到戶精準,看到這個我就想到最近兩年我們國家在倡導的大眾創新、萬眾創業這樣一個“雙創”的氛圍和政策。我的問題是,在我們整個精準扶貧的戰略和工作機制里,“雙創”政策的理念和相關的政策有沒有在精準扶貧里面進行體現?如何體現的,有沒有一些一線或者制度設計方面的案例和進展?

蘇國霞:

非常感謝工人日報來關心我們農民兄弟。我們在扶貧當中確實順應著國家這種大眾創新、萬眾創業的大背景,設計了一些脫貧致富的手段,有一項措施就是電商扶貧。剛才半島電視臺這位記者說的,有很多在城市打工一段時間回到西部的青年,他們靠自己在外部積累的經驗和他們得到的信息,回家做電商扶貧,現在這個已經是我們一個新的扶貧增長點,發展得非常快。我們剛剛召開了相關的現場會,在推廣他們的經驗。還有一個增長點就是開展職業技能培訓。我們大力開展農村”兩后生“的職業教育,讓他們迅速掌握技能,鼓勵他們掌握現代工業、現代城市化的勞動技能,迅速加入創業、就業的大軍。另外,在農村本身也在發展一些新的產業,現在發展最快的是旅游。因為貧困地區落后,過去比較封閉,保存了很好的自然資源、文化資源,西部地區的旅游業發展得很好。剛才我提到,我今年去西藏的時候,就在林芝旁邊看到一個例子,小旅店就是接待散客的,叫“找個地兒呆著”,就是云南人把云南搞旅游的方式放到了西藏,兩口子投資了10萬塊錢左右,改造了兩所藏族的民居,現在常年都有客人在他那里住,而且都是常客,一住下來,吃的也是自然的東西,看的也是自然的東西。旅游業現在成為貧困地區新的增長點。我們會逐漸總結這些經驗,帶領貧困地區開發更多的新產業,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促進貧困群眾增收,拉動西部地區的發展。謝謝。

 



金牌一尾中特 河北20选5预测推荐 发码app平台 幸运飞艇34567规律 开时时彩平台 彩经网走势图大全搜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1开奖结果 湖南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我35万澳门赌博过三关的经历 一分赛车是统一开奖的吗 手机体球网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