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一尾中特

答記者問

 

法制晚報記者:有兩個問題,第一,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困難群眾通過法律援助途徑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請問這個《意見》在擴大法律援助范圍方面做了哪些規定?第二,最近網上熱議新聞,貴州一男子蒙冤入獄,被判了16.6萬元的賠償,但是半年來還未相應的賠償,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趙大程:謝謝你的提問,擴大法律援助范圍,剛才我在介紹的時候已經講到,這應該是我們完善法律援助制度或者推進法律援助事業發展的一個關鍵問題。所以大家注意到,習近平總書記也特別講到,我們要進一步擴大法律援助的范圍,這次《意見》就結合我們這些年法律援助工作的實踐,根據經濟社會發展和中央關于民生領域建設的有關政策,特別是結合我們現在經濟進入新常態,經濟轉軌、社會轉型這樣新的歷史條件,進一步提出了我們要擴大法律援助的范圍。

在擴大法律援助的范圍方面,我們在《意見》當中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民事行政法律援助覆蓋面。國務院《法律援助條例》規定了六類基本的民事行政事項范圍,同時授權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可以根據本地的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領域建設的實際,可以擴大補充施行范圍。這次中央《意見》提出要在國務院《法律援助條例》和各地實踐的基礎上進一步增加,或者是擴大新的覆蓋范圍。這一次就把勞動保障、婚姻家庭、食品藥品和教育醫療等和民生密切相關的領域都納入到法律援助的范圍,這是比較顯著的變化。

二是強調了法律援助工作要為更多困難群體服務。結合我們現在社會實踐,特別要為農民工、下崗失業人員、婦女、未成年人、老年人、殘疾人,還有就是大家知道的去年中央軍委和國務院發布的關于做好軍人軍屬的法律援助工作的意見中規定的軍人軍屬,加大我們的服務力度。

三是這次《意見》明確提出了法律援助咨詢服務要實現全覆蓋。法律援助咨詢應該是法律援助的基本服務形式,我們這些年圍繞做好咨詢工作可以說作出了很大努力,傳統的、現代的、網上的、網下的,各種方法都在不斷適用。但是實事求是的說,由于我們國家地域比較遼闊,人口比較眾多,經濟發展又極為不平衡,我們困難地區還有很多。所以,這個覆蓋范圍至今還沒有覆蓋到中國領土的所有地區。這一次《意見》明確提出,法律援助工作當中的咨詢服務我們要率先實現全覆蓋,也就是說在中國經濟社會的所有地區,法律咨詢都要能夠為人民群眾提供最靠近的援助服務,這就是要靠我們法律援助的便民窗口,靠法律援助的站點,要靠“12348”法律服務熱線,也要靠現在互聯網媒體等各種各樣的形式,來實現法律援助咨詢的全覆蓋。

法律咨詢即將實現全面覆蓋,我們對重點人群實際上也實現了全覆蓋。你說的貴州個案問題,我們對一切自身合法權益受到損害的人,只要他需要法律的幫助,法律援助工作,包括律師工作都會為他提供法定職責的幫助。謝謝!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國際在線記者:您剛剛回答了《意見》中擴大了法律援助的范圍,但實際上對困難民眾來說,不僅范圍擴大很重要,法律援助的質量也很重要,請問有什么措施來提升法律援助的質量?

趙大程:你剛才提的這個問題我也注意到,這幾天有關專業人士,有關社會關心法律援助工作的人都講到了你這個話題,我昨天還看到《法制日報》刊登的一篇文章,就講到法律援助這一輪的發展和建設,既要關注廣度,又要關注深度,我看他所說的廣度就是我回答剛才《法制晚報》記者提出來的,就是覆蓋范圍的問題,所謂的深度就是能夠提供高質量、有品質、講誠信、規范的法律援助服務。這也就是你剛才問到的法律援助質量問題。

上一次例行記者招待會我已經回答過這個問題,法律援助質量問題應該是我們法律援助工作常講常新的話題,社會上不乏有一種不太準確的認識,似乎認為法律援助是無償的,是不用花錢的,就有點不大相信法律援助的質量會怎么樣,擔心請法律援助的律師,請法律援助的工作者能不能盡心、盡力、盡職的去提供援助和服務。我要明確的告訴各位,我們的法律援助工作講質量、講品質、講規范、講標準,這是我們一直強調的。我可以提供一個數字,到目前為止,全國民事法律援助律師所提供的代理的意見,刑事法律援助律師所提供的辯護的意見90%都得到了司法機關的采納。我想這兩個90%就足以說明我們法律援助工作的質量是有保證的。

當然,我們還不滿足,我們覺得應該向更高的比例邁進,甚至實現100%的全采納,那當然最好。但是事情就是這樣,從來都是不平衡的,也不可能一律的要求都是一個標準。但是在法律援助質量問題上我想要說三句話,我們怎么樣確保它的質量?一是服務要實現規范化。大家都知道法律援助的程序包括受理、審查、指派等等。我們就是要通過制定有關規范,明確有關程序,使所有應該得到法律援助的人都要得到法律援助的幫助。二是我們服務的工作要制度化。我們在提供各項服務當中都要作出制度性安排,明確機制,來保障整個法律援助提供的服務是有機制做保障,有制度做保障的。三是辦案標準化。民事案件、刑事案件、行政案件,包括剛才講到的法律咨詢等法律援助非訴訟的服務,我們這些年都在不斷積累怎么樣實現工作的標準化,目前先從刑事法律援助做起,確定我們實行辦理各類案件標準化的流程,這樣不管哪一個人來辦理這個案件,我提供的這個服務都是一個標準。簡單的講就是服務流程的規范化,服務工作的制度化,辦理案件的標準化,通過這“三化”來確保我們法律援助工作的質量不斷上升到一個新的水平。

中國日報記者:有一個問題請教趙部長,請問該《意見》對人權司法保障方面提出了哪些具體的要求?

趙大程:法律援助工作在維護司法人權保障當中應該說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類就是刑事法律援助,一類就是民事及行政法律援助。刑事法律援助實際上就是剛才你所關心的這個問題,就是要通過刑事法律援助來實現我們人權司法保障。大家都知道,我們所確立法律援助制度的最核心的要義,就是要落實《憲法》所確定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在刑事司法領域,它是體現人權的一個關鍵核心和基礎的環節。因為人的生命和人的自由被剝奪、被限制,這可以說是人權關注的核心問題。在刑事司法領域,刑事訴訟當中怎么樣確保沒有錢的人等社會貧弱群體能夠得到有品質、規范的刑事法律援助,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所以,這些年我們在推進法律援助制度發展和完善當中,把完善刑事法律援助始終作為我們工作的重中之重。2012年新修改的《刑事訴訟法》,根據這些年我們司法領域工作的實踐,最新的變化,把我們的法律援助工作在國家基本法律層面從只是在審判階段的介入提前到了偵查階段,也可以告訴各位新聞界的朋友,從2012年新修改的《刑事訴訟法》之后,可以說我們國家的刑事法律援助的覆蓋范圍實際上運用的是國際通行的做法。在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機關限制人身自由的第一時間,只要他符合法律援助條件,我們就有法律援助機構的律師可以為他提供專門的咨詢和服務。根據新修改的《刑事訴訟法》,這次《意見》重申,我們要落實好法律援助介入整個刑事訴訟,包括前面偵查環節的各項規定。特別的提出,要加強司法行政機關和公檢法等司法機關的銜接和配合。實現工作的有效銜接,目的就是要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能夠在偵查環節,能夠在審查起訴環節,能夠在審判環節都能夠得到應有的法律援助的服務。所以,回過頭來我說,回答你這這個問題,我也在補充回答剛才《法制晚報》記者提出的問題,從補充范圍看,我剛才重點回答的是民事行政和一般的非訴訟領域,包括咨詢。再加上這個刑事法律援助,我們從審判環節到偵查環節,這也是一種擴大范圍,現在我們國家的法律援助按照《意見》的規定,可以說是實現了在刑事、民事、行政各領域的全覆蓋。

法制日報記者:首先感謝趙部長一直以來對《法制日報》的關心,加強法律援助便民服務可以讓群眾更方便、更快捷的獲得法律援助服務,想問一下趙部長在實現法律援助便民化方面,有哪些措施可以讓人民群眾更加方便?

趙大程:法律援助既是一項法律制度,也是我們黨民生領域建設的一項重要的工作,既然是民生領域的重要工作,它的制度、工作,包括人員,必須要和服務的對象,也就是困難群眾的要求結合得更緊。這樣才能保障為群眾提供經常的、及時的有質量的服務。剛才你問到的這個問題,實際上涉及到了法律援助工作的便民的服務措施。我們怎么樣做到法律援助便民,這是我們始終關注的一個話題。這次《意見》提出來,我們要在現有的工作基礎上進一步實現法律援助的便民化,從組織形式看,就是要進一步加強法律援助站點建設,所謂法律援助站點就指的是在鄉鎮、街道、社區,人民群眾聚集的集中地方要有法律援助專門的工作站和人員。同時,我們的便民還要根據法律援助對象的特殊情況,我剛才介紹的重點人群當中,老年人、未成年人、殘疾人,這些人往往是行動不便,或者是行動不自如的,對他們怎么樣提供這種便利化的服務,我們和發改委共同研究,要在法律援助的服務窗口方面作出標準化的設施建設。

所以,我們強調要在臨街一層設立法律援助的便民服務窗口,我們還要為殘疾人、老年人、行動不便者提供無障礙通道等等。要根據服務對象身體的情況和身心的情況提供有針對性的服務。要增強法律援助咨詢的可及型,要讓人民群眾在自己家里,或者是出門不遠處就能夠獲得法律援助的咨詢和幫助,很多城市實行了法律援助“半小時”、“一小時”服務圈的制度,隨著網絡的時興,隨著互聯網的發展,我們的時間還可以大大縮短,不是“半小時”、“一小時”,甚至幾分鐘都可以及時的提供服務,我們和有關方面正在研究,要進一步改造和提升我們“12348”法律援助熱線,要讓這部社會化法律咨詢平臺能夠真正讓人民群眾能夠用得上,用得好。我們要為特殊人群,比如說社會救助人群,沒有固定收入來源的老年人、未成年人,還有其他社會特殊困難的對象,包括我們說的要領取工傷補償的這些農民工,要免于審查經濟困難標準,給他們開辟綠色通道,快捷的辦理法律有關援助的事情等等,下一步我們在這一方面還要進一步深化有關的措施。

檢察日報、正義網記者:想請問趙部長,在這次出臺的《意見》當中也特別提到探索建立法律援助參與申訴案件代理制度,能不能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

趙大程:這次《意見》當中對我們這些年已有的司法體制改革的成果從法律援助工作的角度都進行了吸收、總結,同時對一些新的改革措施進行探索,剛才你講到的法律援助參與申訴代理的工作就是這方面的內容。同時還有刑事速裁和死刑復核等這些方面的工作法律援助也會積極參與,現在有關這方面的制度和具體辦法正在研究之中,下一步有關試點和推行工作將會提到日程。

香港文匯報記者:近些年隨著在內地經商的港商還有內地就業生活的港人越來越多,法律援助的范圍包括不包括在內地的港人港商,還有在中國生活的涉外的人群?

趙大程:在非訴訟領域,所有在中國生活的人我們都可以為他提供咨詢,提供這方面的幫助,這個不分中國公民和非中國公民。從這個意義上說,港澳同胞在內地如果有什么法律方面的需求,只要符合條件的我們都會提供咨詢幫助。在刑事領域最高人民法院在2012年根據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作出的司法解釋規定,在法院審理的案件中,對于外國籍被告人沒有委托辯護人的,人民法院可以通知法律援助機構為其指派律師提供辯護,也就是說為其提供法律援助服務。



金牌一尾中特 广州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大神 猪哥论坛平特高手 上海快三开奖和值预测 时时彩走势图 黑龙江福利彩票22选5走势图 云南时时规律 下载app并且安装 天津时时视频直播 双色球一等奖出处明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