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歲的農村姑娘小麗聲稱生父是濟寧某單位領導,可為同村的李某安排正式工作,以打點為由騙了李某家人21萬元。眼看騙局要被識破,小麗一人飾演四角色冒充某單位工作人員,竟然還給李某發了1.9萬元的工資。12日,嘉祥警方將小麗抓獲歸案。

謊稱自己生父是高干

12日,嘉祥縣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辦案民警將刑事拘留通知書遞到小麗手中。小麗想把玉鐲摘下來,“這只手鐲一萬多元,留在家里吧。”

“追求高質量的物質生活,或許就是她詐騙的動機。”辦案民警說。這場騙局從2015年3月開始上演,一年來她一人飾演四個角色:她本人、親戚、電業部門會計、電業部門工作人員。

小麗與50多歲的王女士同村,王女士是賣保險的,小麗通過她買了兩份保險。其間,王女士無意中說起兒子李某在青島一職業院校電力專業馬上就要畢業了,卻找不到工作,一家人很犯愁。小麗脫口而出,說自己的叔叔是濟寧某單位的領導,可以幫忙安排工作。

“她說的叔叔,實際上是她父親的普通朋友,并沒有深交。”辦案民警說,然而一場騙局在小麗心中開始打了草稿。

小麗對王女士說,自己的身世很苦,那位“叔叔”其實就是她的生父,現在都有各自的生活,也沒有明確相認,但如果找他們辦事一定會幫忙。王女士認為這種關系很靠譜,向小麗表示“該花的錢也得花”。不久,小麗以需要打點為由向王女士要了3萬元,王女士毫不猶豫地給她3萬元現金。

電話里認了個干兒子

沒過多久,小麗就登門“報喜”,說工作的事情有眉目了,過兩天她的嬸嬸就會給王女士打電話說一下情況。王女士的確接到了一個女人的電話,標準的普通話,稱李某的事一定能辦成,還要認李某當干兒子。王女士聽了很是高興。

幾天后,小麗來到王女士家,說出事了。叔叔出車禍腿斷了,嬸嬸開服裝廠資金斷了,還需要錢周轉,提出向王女士家借10萬元錢。王女士家人覺得既然有求于她,工作的事也剛剛有了進展,她嬸嬸還是兒子的“干媽”,于是就把錢借給了小麗。事后,小麗說認親得舉行個儀式,叔叔和嬸嬸近期要去天津拜訪一名老總,打算讓這名老總做見證人,在天津舉行儀式,需要見證費、儀式費共8萬元。幾個月后,小麗稱嬸嬸的生意出了些問題,儀式暫時不舉行了。

事情一拖再拖,王女士多次找小麗,小麗都說快了。今年3月,王女士一家人急了,稱再沒有音訊就要退錢。小麗卻說,工作已經安排了,電力部門正準備給李某發工資,會有會計跟他聯系。

不久,一名女子跟李某聯系,自稱某電力部門的會計,向他索要銀行卡賬號并通知他去天津培訓,給他發10個月的基本工資和培訓費。小麗將一張去天津的火車票送到李某家,稱培訓完就能正式上班了。

騙局黃了10萬多買了保險

7月17日,李某拿著火車票去了天津,在酒店里住了三天始終沒有接到培訓的通知,其間他不斷接到一名自稱和他是同事的女子的電話,說和他情況一樣,還安慰他不要著急。李某還接到電力部門會計的電話通知,說要為他定工裝,小麗也在不斷勸他耐心等待。三天后,李某發覺這是騙局,于是回到嘉祥老家,一家人找小麗要錢。可是錢沒了,王女士一家報了警。

王女士說她太信任小麗了:“她來我們家要錢每次都有理由,她‘嬸嬸’在電話里還認了干兒子,能讓我兒子去工作,說她自己在天津有服裝廠,在深圳有塔吊。她‘嬸嬸’還說自己沒有孩子,就小麗一個親生女兒,給了別人。”

警察調查中發現,小麗利用手機軟件電話魔音,偽裝成他人給王女士打電話博取信任。騙來的錢,十幾萬買了保險,剩余的揮霍一空。

歸案后,小麗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