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深圳調控政策出臺后的首個新樓盤,10月9日晚,位于南山蛇口赤灣片區“山語海”項目的入市引發了市場極大的關注,有網絡媒體甚至對開盤現場進行了“直播”。

“最低4.4萬元、南山房子賣出了龍崗價”,當晚,來自銷售現場有關該樓盤降價銷售的種種消息不斷刷屏。在新房價格早已沖破10萬元的南山區,該樓盤的“低價”入市,確實賺了不少市民的眼球,也因而被一些業內人士解讀為深圳樓市開始降溫的標志。

10月4日晚,深圳市政府出臺共8條樓市調控措施,主要內容包括,非深戶購房所需的納稅或社保證明年限由3年提升至5年,本市戶籍居民家庭限購兩套房。同時,深圳還調整了信貸政策:首套房首付比仍維持30%,二套房認房又認貸,有一套房的首付比不低于70%,無房但有商貸或公積金貸記錄的首付比不低于50%。

為了堵住“通過離婚”來獲取購房資格的政策漏洞,深圳此次還規定:本地單身人士限購一套房,這意味著通過假離婚的方式將無法獲取購房資格。

這一輪號稱史上最嚴的調控政策,讓一直高燒不退的深圳樓市悄然降溫。國慶長假過后,不管是開發商、買房者還是投資客,市場各方進入了全新的博弈季。

據記者了解,實際上,早在新政頒布前的9月21日,“山語海”項目已經拿到預售證,其備案價在每平方米4.8萬元~9.8萬元之間。開盤當日,該項目預售的500多套房源悉數推出,成交價最低4.4萬元/平方米,最高價為9.1萬元/平方米。從銷售情況來看,該樓盤成交主要集中在每平方米6萬元以下的低價區,6萬元以上的戶型并不理想。從最低價格來看,由最低的4.8萬元降至4.4萬元,降幅接近10%。

“降價銷售很可能是開發商應對樓市調控新政出臺后市場變化所作的一個調整,但總體來說,‘山語海’項目的定價依然與其周邊環境、配套和規劃相匹配,遠遠談不上是‘南山盤賣出龍崗價’。”深圳一位知名地產觀察者對記者分析說,該項目只是一個正好符合市民期待的特例,深圳樓市走向還需繼續觀望。

對于在深圳一家保險公司就職的鄭田來說,無論是4日晚出臺的調控新政,還是新盤降價銷售的消息,都沒有給他帶來絲毫的喜悅。

兩年前,鄭田大學畢業后來到深圳進入這家保險公司工作。初到深圳,優美的城市環境,良好的配套設施,特別是平均每月六七千元的收入,著實讓他高興了一陣子。

自去年3月以來,深圳一路飛漲的房價讓他越來越焦慮。“對我們這些年輕人來說,現在深圳的房價已經高不可攀了,就算是調控效果明顯,降下來十幾個百分點,我們還是買不起。”鄭田說,他的焦慮傳導給了遠在內地老家的父母。這個長假,在家人的傾力支持下,鄭田在臨近深圳的東莞清溪鎮認購了一套新房。“臨深片區雖然偏遠,配套設施完善也需要時間,但這可能是我們最后的上車機會了。”鄭田說。

調控新政出臺讓住在南山后海某花園小區的大海(化名)措手不及。

4年前,大海以190萬元的價格購得這套面積80多平方米的二手房,樓市幾番上漲,上個月,他以690萬元的價格將這套房子出手,同時,通過中介在附近片區看中了一套110多平方米、總價1300萬元的房子。

“節前我剛交了5萬元的定金,調控政策一出來,我判斷至少要跌10%,損失超過100萬元!”盡管知道如果違約,自己交的5萬元定金很難拿得回來,大海還是決定毀約。

記者走訪深圳多家房產中介后了解到,自10月4日出臺樓市限購政策后,有少部分二手房的業主主動表示可以降價出手,但絕大部分購房者選擇觀望,所以交易量下滑明顯。據深圳中原研究中心監測,調控新政前后樣本樓盤的訪客總量下降5成左右,二手房日訪客量也呈逐漸下降態勢。

對于調控政策出臺后房價的走向,深圳市房地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王鋒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認為,價格繼續上漲的勢頭會得到有效的控制,市場形勢將趨于平穩。

除了出臺嚴厲的調控措施遏制房價短期內繼續上漲,深圳也在著手建立長效的住房保障率計劃,以紓解城市高房價對人才吸引力下降的困局。

10月9日,由市政府出資千億元組建的深圳市人才安居住房集團有限公司掛牌成立,該公司定位于專門從事人才安居房投資建設和運營管理的政策性市屬國有獨資公司,重點打造人才安居房投融資、建設和收購平臺。“十三五”期間,深圳計劃新增籌集建設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40萬套,其中人才安居房30萬套,總建筑面積2600萬平方米,相當于特區建立以來政策性住房的總和。

深圳正嘗試將人才住房從保障性住房體系分離出來,形成人才住房與保障性住房雙軌并行的公共住房體系。與保障房體系中的經適房、安居型商品房不同,人才住房不能轉為一般商品房上市流轉,只能被政府回購或在平臺體系內流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