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保戶申領補助請干部吃飯 花攢了3個月的600元

  說起3年前為申請補助請鄉、村干部吃飯的事,鐘廣福落淚了。

五保戶申領補助請干部吃飯 花攢了3個月的600元

  鐘廣福家的窗戶上沒有玻璃,釘著木板。

9月20日,資陽市安岳縣白塔寺鄉增花村一位村民撥打華西都市報“監督進行時”熱線02896111,反映村民到村里辦事,村干部均會暗示請吃飯或者送紅包。該村一位小組長直言,辦事請村上、鄉上“領導”吃飯已成為該村的“風俗”。

村里63歲的孤寡老人鐘廣福,為了申請計劃生育家庭特別補助,花了600多元請村、鄉干部吃飯、買煙。這些錢,是這位老人靠編背篼好幾個月才積攢下來的。

對此,村支書楊秀光給出的說法是:“不去吃對不起人家。”

老人落淚

請鄉村干部等11人吃飯 花掉3個月收入600多元

9月21日,白塔寺鄉增花村8組,多位村民聚在鐘廣福家議論紛紛。最近幾年,他們都曾為了辦事,不得不請村干部吃飯。對于鐘廣福老人被迫請吃飯的經歷,村民們很是氣憤。因為這個獨居老人一直無人照顧,平時靠編竹背簍賣和在建筑工地當小工為生,收入很少。而為了申請計劃生育家庭特別補助,就花掉了老人600多元,相當于他3個月編背簍賣的收入。

雖然已經過去3年,但鐘廣福老人說起請吃飯這件事,還是落下淚來:“請吃了飯,一年半后才辦下來。”鐘廣福膝下無子女,老伴已去世多年,一直是村里的五保戶。接受采訪時,他仍心有余悸:“楊秀光當了30年村支書,怕他報復我。”

抹去眼淚,鐘廣福回憶起了3年前那次經歷。2013年,他申請計劃生育家庭特別補助,村里的小組長讓他去填表,當時鄉民政辦副主任許大富和村支書楊秀光都在場。“楊秀光說這個事要請頓飯,說我的錢多,辦下來一個月有400多元,吃頓飯是意思意思。”

填表結束已是中午,“他們幾個提上包包,說要去白塔寺鄉上吃飯,喊我一起。”鐘廣福說,鄉上來的鄒繼德開車,將他們拉到了白塔寺鄉政府對面的餐館二樓就餐,許大富點了菜。當時為了辦事而請鄉、村干部的,還有增花村6組組長莫英祥。

莫英祥證實,當天為了幫弟弟辦事,他確實與鐘廣福一起請了鄉、村干部吃飯,吃飯時點了白酒,還買了煙。

當時鐘廣福清點了一下人數,來吃飯的鄉、村干部等共有11人。菜剛端上桌,就有人叫買煙,鐘廣福和莫英祥準備去買紅塔山煙,可對方說至少要買20多元一包的玉溪煙,于是鐘、莫兩人只得下樓去買了12包煙。“吃完飯,他們讓我們去把賬結了。”鐘廣福說,當時他掏了600多元錢,交給莫英祥一起買單,身上只留了50元。

隨后,鄒繼德開車送鐘廣福回到8組路口,鐘下車時又被索要50元車費。“那50塊是我身上最后的錢,我只好給了他,其實往返總共才8公里。”鐘廣福說,至今他仍對那天的事記得很清楚,因為請吃飯的錢,是他編了幾個月背簍,到集市上賣掉才攢下來的,“一個背簍30塊錢,一年我最多才賣得掉80個,也就2000多塊錢。請吃飯的600多塊錢相當于我3個月的收入,被他們一頓飯就吃完了啊。”

村民遭遇

為給二孩交罰款上戶口 花700元請村干部吃兩頓

增花村村民李華長年在廣東務工,很少回老家。2015年12月,他的第二個孩子在廣東出生,出院時,醫院拒絕開具相關醫學證明。“說我是二孩,當時屬于超生,要回老家交了罰款才能開證明。”李華說。

2016年2月,春節后,李華回到安岳縣白塔寺鄉增花村,“準備去找村支書楊秀光時,家里人說,可能要請村干部吃飯才行。”李華說,多位村民也這樣告訴他,他只得拿起電話,先跟楊秀光等人約定吃飯時間和地點。

“先請村支書、村主任、小組長一起吃了飯,才交罰款。”李華說,他的第一個孩子出生后,因為沒有請村干部吃飯,上戶口被推三阻四,最終孩子戶口上在了外婆家,“這次怕楊秀光再為難我。”

“找村干部辦一次事,就要請一次飯,這是規矩。”李華說,隨后為第二個孩子上戶口時,他又將村干部楊秀光、李玉彬、李強等請到村上一個小飯店吃飯,戶口很順利就上了。

李華算了一下,每次請村干部吃飯開銷超過300元,兩次就將近700元。“在農村辦事,很多時候要經過村干部之手,有錢請吃飯就好辦事,沒錢請就難辦。”李華說。

群眾反映

“辦事就要請干部吃飯 我們村風俗就是這樣”

9月21日,華西都市報記者在增花村采訪時,七八位村民均稱,要反映楊秀光等村干部要求請吃的事情。

村民們說,其他人辦事被迫請吃飯,大家忍忍就過去了。但鐘廣福是個孤寡老人,本就沒錢,他請的這頓飯村里人都知道,對此也最氣憤。而在村子里,“辦事需要請村干部吃飯已成風。”

“辦事就要請干部吃飯,在我們村就是這樣的風俗。”和鐘廣福一起請鄉、村干部吃飯的莫英祥說。

增花村6組村民羅蘭國說,2014年家里建房批地基時,他請村支書楊秀光、村主任李玉彬等人吃飯后才辦下來,“生二孩上戶,也是請吃了飯才行。”

村民周正全說,在增花村辦事確實要請村干部吃飯,“我家危房改建,楊秀光讓我趕緊修,修了有1萬元補助。”周正全說,現在房子早已修好,但是他并沒有拿到這筆補助,“因為我窮,沒有錢請村干部吃飯。”

村支書回應

不吃對不起人家否認“辦事必須請吃飯”

針對多位村民反映的“辦事必須請村干部吃飯”,楊秀光起先并未直接回應,而是稱自己曾在村民會議上說,村干部對鄉政府的部門更熟悉,可以幫村民辦理一些事項,“我告訴村民,我們去辦比他們自己辦要少走很多彎路。”

“農村嘛,不去吃覺得對不起人家,去吃了又違規。”在記者的追問下,楊秀光表示,他去參加村民的飯局是出于無奈。但他否認了增花村村民辦事必須請村干部吃飯的說法。對部分村民所說的“請吃事件”,楊秀光均稱自己沒有參與。不過,隨后增花村村主任李玉彬卻證實,他和楊秀光等村干部均有參與。

9月21日,針對五保戶鐘廣福請吃飯一事,楊秀光解釋稱,當時主要辦理人員是鄉上干部,請吃飯也主要是請鄉上干部。“當時吃飯我是參與了的,還有鄉政府干部許大富,另外還有村上的6位證明人,他們要辦的手續,每個人必須要有3位證明人。”

白塔寺鄉鄉政府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當時的鄉民政辦副主任許大富已經退居“二線”,現在是民政辦普通工作人員,因身體有恙,已經很少來上班了。對于吃飯的這件事,許大富在電話里予以了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