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一尾中特

首頁 > 智庫中國 > 2016智庫中國 > 智庫動態

智庫學者果阿札記一:金磚起錨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陳曉晨  常玉迪 | 時間: 2016-10-13 | 責編: 王琳_觀點

編者按:應柬埔寨國王西哈莫尼、孟加拉國總統哈米德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于10月13日至15日對柬埔寨、孟加拉國進行國事訪問,并在印度果阿舉行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八次會晤。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國際研究部負責人員應邀出席金磚國家(BRICS)峰會,因此,中國網聯合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國際研究部負責人員推出《智庫學者果阿札記》。

陳曉晨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國際研究部負責人

常玉迪 人大重陽實習研究員

2016年10月12日,果阿港,天氣晴。大航海時代以來,這里是南亞次大陸的重要港口,“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一站。隨著時代變遷,果阿逐漸失去了昔日的繁忙景象,只留下美麗的海灘,還有葡萄牙人當年修造的城堡和教堂。

不過,再過兩天,這里就要重新熱鬧起來。金磚國家(BRICS)峰會及其配套活動將在這里舉行。

筆者受邀參加上述活動。晚上,金磚五國的銀行家和學者聚餐,不同膚色,不同語言,不同信仰,時常碰撞出火花,也時不時調侃因為不了解而鬧的笑話。金磚聚會,永恒的共同話題就是比賽飛行了多長時間。筆者的27小時顯然輸給了飛了地球大半圈的巴西同事。說著說著,盡顯時差疲態,餐會不等甜點上完即結束,也是個常態。

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其國名英文首字母在一起組成了“金磚”(BRICS)。這五個國情、社情、政治制度如此不同、相隔遙遠的國家,到底是怎么湊在一起的呢?

 “金磚之父”

凱恩斯曾經有一個觀點,經濟學家擁有豐富想象力,以至于政治家們也會不自知地受到來自于某個經濟學家思想的支配。不過,達到這一標準的經濟學家少之又少。“金磚國家(BRICS)”可能算得上是其中少有的例子。

高盛集團前首席經濟學家吉姆?奧尼爾有過很多頭銜。不過,他最為人所知的稱號,就是“金磚之父”。是他提出了金磚這個概念,又在有生之年看到了這個概念從市場投資概念演變成為真正的全球治理集團。

很難想象是怎樣的靈感,讓2001年的奧尼爾在《全球需要更好的經濟之磚》報告中創造性地將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四個國家的首字母連在一起拼出“金磚(BRIC)”這個概念。他無疑成為“金磚國家”這個概念的創造者,他認為“金磚國家”在是未來全球經濟增長的領頭羊。在此后的幾年內,高盛公司又發布了一些針對“金磚國家”的報告,還開立了旗下“金磚四國”基金,進而引發了國際資本市場對這些新興經濟體的投資熱潮。

經濟學家的理念與資本市場的力量兩相結合,相互助推,使得全球金融危機之前的“金磚四國”確實成為一個熱門概念,受到越來越多的國際關注。

金磚從概念到機制

不過,一開始這幾年,這幾個國家并沒有太把自己當成“金磚”,相互之間也沒有成規模的互動。直至2006年,“金磚”概念提出五年后,四國才首次舉行外長會晤。

是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讓“金磚”乘風“起錨”。當西方發達經濟體在金融危機中寒顫時,金磚四國正如奧尼爾所預想的那樣,頂住外部沖擊,保持穩定與增長。金磚國家開始意識到自身可以也應該在全球經濟事務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2009年6月,金磚四國領導人在葉卡捷琳堡舉行了首次會晤,這是金磚機制的初創時刻,標志著金磚國家完成了從資本市場概念向國際政治經濟力量的歷史性轉變。2010年的巴西利亞峰會上,金磚四國領導人會晤常態化機制正式確立,由各國輪流舉辦峰會,商定推動四國合作與協調的具體措施,金磚國家合作機制初步形成。2010年12月,中國作為金磚國家輪值主席國接受南非的加入申請,形成了今天的金磚五國。

 2011年3月的中國三亞,金磚五國首次齊聚。“非洲門戶”南非加入,進一步助推金磚國家機制與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對接。三亞峰會詳細規劃了金磚國家的未來合作,決定加深在金融、智庫和工商等領域的合作交流,尤其是五國開發銀行簽署了《金磚國家銀行合作機制金融合作框架協議》,明確提出穩步擴大本幣結算與貸款業務規模,加強重要項目投融資合作,開啟了五國在國際金融治理領域實質性合作。

此外,從三亞峰會起,金磚峰會的公報中明顯多了關于國際形勢和全球政治治理的內容。或直言不諱,或外交辭令,金磚國家越來越敢于表達自己作為發展中國家在全球事務中的政見。

有趣的是,這恰恰令“金磚之父”奧尼爾痛心疾首。奧尼爾第一不滿他創設的“金磚”概念被“政治化”,第二尤其不滿南非“被加入”金磚國家。

全球治理力量的覺醒

“金磚之父”奧尼爾在創造“金磚”這個概念時,其職務是高盛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他的宗旨也是為客戶提供投資機會的分析。因此,將中國、俄羅斯、印度這三個如此不同的國家,與地理上相隔半個地球的巴西“組團”,成為一個投資組合,是奧尼爾的創新。但說到底,“金磚”不過是個投資標的物,并沒有看作活生生的全球事務主體。也就是說,這四個國家不過是西方投資人眼里的“磚”,雖然是金色的,但說到底也就是舊體系大廈中的幾塊磚頭。

但是,舊體系大廈在2008年動搖了。這促使這幾個國家覺醒:全球治理體系出了什么問題?我們幾個國家能發揮什么作用?金磚國家從被動的“被組團”,開始走向主動抱團。

奧尼爾當初遴選出金磚四國組合的時候,眼光還是很獨到的。這四國雖然千差萬別,但有一些共同點:塊頭大、底子好、有潛力。選巴西而非阿根廷,選印度而非巴基斯坦,這都是很有道理的。更重要的是,四個國家都是走在發展的道路上。

然而,奧尼爾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沒有看到,正因為如此,這幾個國家參與全球治理的意愿與能力都較強。因為從根本上說,制約幾個國家發展的根本阻礙,不是國際投行的投資組合,而是全球治理中的不公正、不合理部分。因此,“違背”奧尼爾的個人意愿,將代表非洲大陸的南非納入,更好的參與全球治理,是具備能力與意愿的金磚國家必然的訴求。因此,時至今日,金磚機制已經是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重要一環。

不過,金磚之路并不平坦。近幾年,金磚國家面臨著各種挑戰,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經濟下行壓力。“金磚失色論”很有市場,而且也有印證。那么,怎樣看待近幾年部分金磚國家的經濟困難?其原因是什么,將來如何走向?這將如何影響金磚國家進一步參與全球治理?請看明天的果阿札記(二)。

發表評論

金牌一尾中特 极速赛车傻瓜式打法 百人牛牛辅助神器 全天时时彩计划 牛彩网图迷总汇大全九 11选五开奖江苏结果 今晚持码平码结果是什么号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技巧 时时彩全五中一全计划 江苏时时票开奖结果 特碼预测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