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一尾中特

中國經濟學構建的近代探索與現實鏡鑒

發布時間:2019-04-17 08:32:57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陳旭東  |  責任編輯:申罡

當前,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已成為學界共識。事實上,近代中國的社會科學界及經濟學界也曾有過學術中國化與中國經濟學構建的思潮,并被付諸實踐探索,取得了一定的理論創新成果。回顧這段歷史,對于新時期中國經濟學構建的進一步推進,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和鏡鑒價值。


近代學術中國化背景下的中國經濟學構建探索


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思想界所興起的關于學術中國化的思潮,其形成既有來自對“五四”新文化運動以后理論界盲目引進照搬西方學術思想,以致出現囫圇吞棗、食洋不化現象的深刻反省,也有來自日益深重的民族危機背景下,中國知識分子對本國文化的認同與復歸。在這一學術中國化運動中,哲學家艾思奇1938年發出了哲學中國化、文藝中國化、史學中國化等號召,開風氣之先。同年10月,毛澤東在中國共產黨六屆六中全會上正式明確提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方針,并對中國化的方向、內容和方法做出了明確的界定,指出“要把馬克思主義應用到中國具體環境斗爭中去,而不是抽象地應用它”“馬克思主義必須通過民族形式才能實現”。這也為毛澤東思想這一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成果的形成埋下了歷史伏筆。


在此背景之下,當時的學術界圍繞中國化的命題進行了大量的探索和討論。潘梓年在《新階段學術運動的任務》中回答了“什么叫中國化的學術”的問題,認為其“就是把目前在世界上最進步的科學方法,用來研究中華民族自己歷史上,自己所具的各種現實環境上所有的一切具體問題,使我們得到最正確的方法來解決這一切問題”。這一論斷將中國化僅停留在外來理論和方法的應用層面。而侯外廬則更進一步上升到自主理論建構的高度,認為“要把中國豐富的歷史資料,和馬克思主義歷史科學關于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做統一的研究,從中總結出中國社會發展的規律和歷史特點”。其代表著作《中國古代思想學說史》《中國近代思想學說史》即為此學術觀的產物。


隨著學術中國化討論的不斷深化和擴展,經濟學的中國化與中國經濟學的構建也成為其中一個關注焦點。柳湜在《論中國化》中提出,中國化這一口號“在經濟學上,是接受世界上最進步的經濟學說,正確的研究方法,來研究社會經濟”。1942年第11期《大學月刊》刊載黃憲章《中國需要怎樣的經濟學》一文,指出“中國現有的經濟學,只是歐美各國之文化的傳播,一般經濟法則的灌輸,和參考資料的蓄積而已。真正適合中國需要的新的經濟學體系,還有待于我國經濟學界同仁的共同努力”。最早承擔中國經濟學構建這一學術使命的經濟學家當屬王亞南,他于1941年在《新建設》第10期發表《政治經濟學在中國》一文,指出“我們應以中國人的資格來研究政治經濟學”,1944年11月4日他在《東南日報》發表《關于中國經濟學建立之可能與必要的問題》一文,又明確指出自己所完稿的《中國經濟原論》實際就是“把中國經濟學這個命題,作為闡述的重點”。


正如王亞南所指出的,在經濟學史的領域內不難發現,“產生在某個國家內的特殊經濟理論,都被經濟學史家有意無意地冠上了國別的名號,如正統學派經濟理論,被稱為英國經濟學;重農學派經濟理論被稱為法國經濟學;歷史學派經濟理論,被稱為德國經濟學”。從而,王亞南認為,在這一語境下,中國經濟學可被理解為經濟學的中國流派或具有中國特色的經濟理論。1946年,王亞南所著被譽為“中國最早一部嘗試把政治經濟學中國化的成功之作”的《中國經濟原論》正式出版,該書嘗試“努力創建一種專為中國人攻讀的政治經濟學”。早年對于《資本論》的刻苦鉆研和全卷翻譯,也使得王亞南能夠在這部專著中靈活運用《資本論》的體系和方法來對中國半封建半殖民地經濟的形成、發展與傾向進行深入剖析,進而作出了構建中國經濟學的最初探索和嘗試。


加快推進中國經濟學的構建


構建中國經濟學是中國經濟學人的學術自覺,也是近代至今一項依然未竟的學術使命。客觀而言,近代學者所指出的對西方經濟理論知識單向度的照搬復制、盲目接軌等問題,在當前中國的經濟學界依然存在,中國經濟學的自主性、主體性、獨立性仍然有待加強,需要加快推進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經濟學理論體系的建構。當然,需要指出的是,中國特色強調中國的民族底色和國情特色,但并不意味著自設藩籬、孤芳自賞,建基于中國悠久歷史文化傳統與經濟成功實踐基礎之上的中國經濟學,理應同樣具有世界價值和普遍意義,它既來源于中國與世界經濟實踐及經濟思想的互動,也應繼續貢獻于世界經濟發展和經濟思想的發展。筆者認為,新時期加快推進中國經濟學的構建,需要堅持以下三個原則。


第一,堅持馬克思主義及其中國化最新成果的指導地位不動搖。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歸根到底是以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為指導的,是把這些基本理論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結果。”從屬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和哲學社會科學理論體系的中國經濟學理論體系,同樣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及貫穿其中的立場、觀點和方法。馬克思主義是一個與時俱進的開放的理論體系,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無不反映了這一理論品質。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來源于我國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是新時期推動中國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科學指南。今日中國經濟學的創新構建,必須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


第二,堅持在中國經濟發展實踐基礎上理論創新的問題導向路徑不動搖。時代是思想之母,實踐是理論之源。近代中國經濟學的構建大多也是對舊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經濟形態的時代追問與理論剖析。新中國成立70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波瀾壯闊的經濟建設與改革發展實踐進程中,出現了大量不在既有經濟理論研究范圍內的現實經濟問題,這就導致了經濟理論供給與經濟實踐需求的錯位。例如,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陸續提出的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精準脫貧、推動共建“一帶一路”等,都是新的重大經濟課題。中國經濟實踐中所面臨的種種待解問題的存在,必然蘊藏著經濟理論創新的豐厚土壤和經濟學范式革命的機遇空間。縱觀西方經濟學史,那些以國別冠名的經濟學無不經歷了一個從特例到一般的轉化過程,起先大多是基于某國經濟實踐的經驗總結和理論升華,繼而再被其他國家移植、應用和檢驗,并最終確立起該經濟理論的適用邊界。


第三,堅持汲取中國傳統經濟思想菁華和西方經濟理論有益養分。中國傳統經濟思想作為中華民族特色、底色的一個組成部分,曾經對古代中國經濟長期領先于世界其他國家起到了重要的支撐作用,只是隨著中西“大分流”而與西方經濟學的學術發展出現了分岔,未能內生地發展成為現代經濟科學,直至隨著近代西方經濟學的傳入以及中國社會經濟大變局的產生,才出現了經濟學在中國的萌芽與成長。然而,不可否認的是,中國傳統經濟思想經代代承繼,已滲透于中國人的思想深處,潛移默化地成為人們處理日常經濟事務的內在規約。中國經濟學構建的一大任務,就是從中國傳統經濟思想中取其菁華,進行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與此同時,還應汲取人類文明的一切優秀成果,包括西方經濟理論中的有益養分來發展自己。正如馬克思的理論來源,除了德國的古典哲學,也吸納了英國古典政治經濟學、法國英國空想社會主義的理論元素,中國經濟學的構建必須同樣堅持這種開放性、包容性,才能更具一般性和世界意義。


(作者:陳旭東,系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助理研究員,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17ZDA034〕的階段性成果)

分享到:

金牌一尾中特 考勤签到系统 龙城国际娱城 京东小店加盟条件 排列三6码遗漏组六分析 时时彩怎么才能稳赚 玩三公有什么技巧赢钱 我要牛牛看牌抢庄秘诀 中超直播 u米娱乐 百家乐稳赚不赔的方法